“山西寻子哥”10年寻子 终于可以过上一个团圆年

2月 14, 2020 行业洞察

“山西寻子哥”10年寻子 终于可以过上一个团圆年

山西日报新媒体记者 吴晓庆 实习生 李天颖 报道 2020年1月5日,太原,刘利勤家。

家里摆着几件简单的家具,墙壁正中间挂着一张大大的全家福。12岁的刘静军在和姐姐玩游戏,刘利勤拿出手机给孩子拍照,妻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丈夫和儿女,一家人其乐融融,时不时发出一阵欢笑声。

这样生活场景,再寻常不过。可对于刘利勤夫妇来说,却期盼了已经有10个年头。2010年,他的儿子刘静军在租住房附近玩耍失踪。在孩子失踪的10年中,刘利勤夫妇无助过、煎熬过、迷茫过、也愤怒过,却始终没有停下找寻的脚步。

10时59分,噩梦时分

10时59分,这几个数字像钉子一样牢牢楔在刘利勤脑海中。这是邻居家的监控录像中,孩子被不明身份的人抱走的最后时间。

那是2010年的一个周日,刘利勤的妻子在太原租住房中洗衣服,4岁的女儿与两岁的儿子在家门口玩。姐姐回家给弟弟拿零食,再出来时,孩子就不见了。邻居家的监控录像拍到了最后的画面,时间被定格在当天上午10时59分。但由于摄像头老化,未能看清抱走孩子人的模样。

看到儿子被偷走,刘利勤夫妇几经崩溃,妻子更是一夜白头,每天以泪洗面。孩子丢失后,各方当即展开寻找,但除了监控中的信息,再没找到一点线索。之后,刘利勤与老家吕梁临县的亲朋好友找了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收获。从此,妻子在家里料理家事,刘利勤在外面寻找孩子。他们的生活发生改变,开始了漫长的寻子路……

“山西寻子哥”的沧桑10年

为了寻找孩子,刘利勤用了各种方法,几乎跑遍了各个地方。从山西到山东、河南、福建等,只要有一点线索,他就马不停蹄地去核实。不到40岁的刘利勤,已是满头白发,饱经沧桑。在寻子的过程中,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负债累累,却因此结识了很多同样丢失孩子的父母。他们一起筹钱买车,把失踪孩子的照片和信息写满车身,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在过去10年中,刘利勤至少做了7次DNA鉴定,却没有一个结果是他想看到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把这些和他做DNA鉴定的孩子的信息保存起来,“希望以后能帮他们找到亲生父母。”

2018年,刘利勤注册了一个叫“山西寻子哥”的直播账号,利用网络直播来寻找孩子。2019年9月,刘利勤在直播时,有好心人为他提供了这样一条线索:在交城县洪相乡安定村,有个孩子特别像刘利勤丢失的儿子。根据以往的经验,刘利勤十分谨慎,没有立即去寻找,而是仔细观察和分析。之后还有三四个人跟他提到了这个地方。刘利勤觉得这是条有用的线索。

随后,刘利勤和其他亲人先后3次来到交城悄悄核实情况。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拍到了一张模糊的照片。第二次,拍到了清晰的照片。刘利勤说,拿到照片后,他通过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的人像比对系统,把儿子1岁和现在的照片进行了比对,相似度得分67.4349。第三次来的时候,刘利勤的弟弟用口香糖悄悄粘取了孩子的几根头发,通过与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的合作检测机构进行DNA比对。

DNA比对结果需要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刘利勤心情焦虑,彻夜难眠。2020年1月1日,DNA比对结果显示,这个孩子就是刘利勤的儿子刘静军。现在,身心俱疲的他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找到孩子后,他立刻打开直播,向所有关注他的网友报平安,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刘利勤不仅利用直播找自己的孩子,还热心帮助其他寻亲的家庭。在2019年一年时间里,他利用直播帮助4个家庭找到了孩子,而第四个,就是他的孩子。

“爸爸,中间这个是我”

刚找到孩子时,刘利勤除了激动以外,还觉得很懵。直到现在,他仍觉得像做梦一样,有一种不真实感。

在接到孩子的当天晚上,刘利勤和儿子住在宾馆。当晚,刘利勤给儿子洗澡,儿子对他说:爸爸,从来没有人这样给我搓背,一点都不疼。刘利勤听了,感到十分心疼。那天晚上,刘利勤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儿子正紧紧地抱着他,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刘利勤介绍,孩子过去10年生活的地方非常穷,孩子刚回来时,浑身脏兮兮的,头发很长,衣服从里到外都是破的。即使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刘利勤也紧紧抱着孩子,一遍又遍地端详,摸摸孩子的耳朵,捏捏孩子的脸,自豪地对记者说,“你看,我儿子的手指都跟我很像。”

刘静军觉得自己长得很像妈妈。刘利勤妻子拿出了儿子两岁时的衣服,衣服叠得整整齐齐。刘利勤的女儿刘静比儿子大两岁。2017年,刘静过12岁生日的时候,说她最大的生日愿望,就是能够找到弟弟。如今,弟弟就在她的身旁。刘静军时不时地叫一声“姐姐”,刘静总是高兴地答应。

刘静军回到家后,指着墙上挂着的全家福,对刘利勤说:“爸爸,中间这个是我。”这张全家福,是儿子丢失那年拍的,照片定格在了10年前一家人幸福的时刻。刘利勤说,孩子回来后,很快适应了这个家,和家人完全没有任何陌生感,他把这归结为骨肉之间剪不断的联系。

“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

再过几天,就是刘利勤40岁生日,他计划到时候要隆重庆祝找回儿子。“我们一家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10年的漫漫寻子路终于走到了终点。

回想起这10年,刘利勤遇到了很多骗子,有时还有人身危险。他在河南找孩子的时候,差点被打。但是,他也遇到了很多好心人,遇到了很多和他一样的人。刘利勤有一本厚厚的文件夹,里面搜集了这10年来他所了解的其他失踪儿童的信息。他翻着文件夹,如数家珍,“这个孩子是大同的,丢了12年了”“这个孩子和我家孩子一样大”等等。

刘利勤觉得自己坚持了10年最终找回孩子,可以给其他寻亲的家庭信心,希望他们不要放弃希望。同时,他也非常感谢这10年来无数好心人的帮助。对于以后的打算,刘利勤坚定地说:“我会继续从事志愿活动,利用直播等方式帮助更多寻亲的家庭。”

刘利勤也想过,找不到孩子该怎么办,但他从来没想过放弃。他指着墙上挂的锦旗,那是他帮一个家庭找到孩子后,人家送的。他说:“哪怕我一辈子都找不到孩子,我希望以后孩子看到我留下的这些,他能知道,爸爸一直在找自己,从来没放弃过。”找回孩子后,刘利勤一家还面临孩子上户、上学等各种问题,但是刘利勤觉得只要找回孩子,什么困难都无所谓了。眼下,刘利勤只想和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我每年都会给儿子准备压岁钱,今年终于可以亲手交给儿子了。”

十年前的一张全家福和姐弟俩的一张合影,一直摆放在床头。

刘静军两岁时穿过的衣服,妈妈一直保留着。

刘利勤抱着孩子,一刻都不舍得离开。

调皮的刘静军和姐姐玩游戏。

刘静军说他和妈妈长的最像,边说边亲了妈妈一口。

一家人能在一起,就是最开心的事。

刘利勤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多年来整理积攒的寻亲材料,一本又一本。

刘静军重回到家人的怀抱,一家人其乐融融。

admin

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