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血泪不止步,终于找到你——记一个家庭的艰辛寻子路

2月 14, 2020 行业洞察

十年血泪不止步,终于找到你——记一个家庭的艰辛寻子路

“我没有想到,我耗尽家财辛辛苦苦找了十年,跑遍大半个中国,孩子其实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注:太原距离交城约60公里)!谢谢各位好心人,谢谢各个媒体和寻子平台,谢谢社会大众的支持!”1月2日晚上,在出发去交城县某村庄解救自己被拐十年的儿子时,40岁的“山西寻子哥”刘利勤百感交集,他面向镜头鞠躬时,哭得像个受了委屈却无处诉苦的孩子。

那难以抑制的哭声里,饱含着十年来万里跋涉、四处寻子的辛酸,也流露着找到孩子的喜悦和幸福。

儿子失踪 执着寻找

2010年4月11日,在山西太原万柏林区小井峪村租房居住的刘利勤丢失了不到两岁的儿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陷入痛苦的深渊,柔弱的妻子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哭得眼睛几乎失明;痛苦之中的刘利勤不得不振作精神,踏上了漫漫寻子之路。

本网记者曾在2011年5月采访过刘利勤,当时,那个狭小的出租屋里弥漫着压抑、沉闷、绝望的气氛,刘利勤的妻子小张拿出儿子玩过的布偶和穿过的衣服、鞋子,用手摩挲着,回忆着孩子当时丢失的情景,自责没有看好孩子,没说几句话就悲从中来,哭得几乎晕厥。刘利勤则是情绪低落、面色暗沉,不断为邻居家的摄像头捕捉到的嫌疑人影像太过模糊而深感惋惜。他说,自己也常常忍不住眼泪,但是不敢在家人面前哭,只能悄悄找个没人的地方宣泄情绪。

不会上网的他很快学习了网络知识,在qq空间里、贴吧上发布寻人启事;不擅长组织语言的他把儿子的丢失过程写下来,附上自己的qq号码和电话,祈求好心网友提供线索。当时的网络直播平台尚未兴起,微信等社交软件也未普及,刘利勤只能联合其他寻子家长,采用最原始的方式寻找孩子。他们开着一辆破旧的工具车,带着印有多名失踪孩子照片、长相特征介绍、父母姓名和联系方式的喷绘长卷,跑到全国各地的闹市区进行展示,希望人们提供可疑孩子的线索;并发放防拐宣传彩页,以自身的惨痛经历提醒人们看管好自己的孩子。刘利勤幼小的女儿也常常和父母一起走上街头宣传防拐知识,她说,想让弟弟快点儿回家,和她一起玩耍。

刘利勤女儿的画和寻人启事

孩子丢了,这个家庭从此没有了欢笑,没有了节假日。“每次女儿过生日,我们本来想让孩子高兴点儿,但生日快乐歌没唱完,一家人就开始哭起来。”刘利勤说,儿子丢失后,每年的5月14日,他们仍然会坚持为杳无音信的儿子过生日,一家人把生日帽贴在喷绘上的孩子头像上,围着蛋糕边哭边唱,祝愿儿子能够健康成长、早日回家。每年的春节,刘利勤会为女儿和儿子每人包一份压岁钱,放在枕头下。“就像儿子依然生活在我们身边一样。”

每当逢年过节,人们贴上喜庆的大红对联,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看望父母、走亲戚时,刘利勤一家过得极为凄冷:有人送来了对联、福字,但都被刘利勤藏在角落里。“我们不敢回家,怕看到别人家团团圆圆的样子,怕看到老人愁苦的脸。”这一家人再也不曾吃过一顿像样的年夜饭,“我们常想着,孩子在外面能不能吃饱穿暖,会不会挨打受骂,越想越难过,哪还有心思吃?只能随便煮个菜,吃上一口就算了。”

为方便找孩子,刘利勤和妻子不敢搬家,直到2014年小井峪村启动拆迁工作,他们才不得不搬离那个给他们留下伤痛的出租屋。“在附近几百米远的地方租了个房子,我们觉得,留在小井峪村附近,孩子找到的希望更大一些。”

刘利勤有着房屋装修的技能,原本依靠这门手艺在外面揽活,有着不错的收入。眼看着要靠积蓄在太原买房定居时,孩子的失踪让他们的安居梦成为泡影。“全国各地找孩子,要花交通、食宿费,印刷寻人启事和防拐资料,手机话费等都是不小的支出。”刘利勤说,因为要频繁跑外地,他只能偶尔接一些小活,收入锐减。在漫长而痛苦的心理折磨中,刘利勤的老母亲生了病,治疗时花去不少钱,目前尚未康复。一来二去,积蓄很快花光,还欠了一些外债。

孩子丢失时,还不到两岁,对父母家人没有任何记忆,随着年龄的增长,长相也会发生很大变化,所以刘利勤在寻找时总担心自己错过找到儿子的机会。他还曾和别的家长奔赴山东,请人像专家绘制孩子长大后的样子。他们还接受了多个媒体的采访,希望更多人能够了解他的寻子历程,为他提供线索。

“有时候,别人提供一个线索,说什么地方有个孩子像我儿子,我看过照片后觉得很像,不管多远都立即跑过去查看具体情况,也做过几次亲子鉴定,但都是失望而归。”刘利勤说,他这些年来跑过河南、河北、陕西、广州、安徽等地,有一点点线索都不敢放过。

心怀大爱 助人寻亲

“孩子丢失后,千万不敢慌乱,除了报警,要立即发动多名亲友去火车站、汽车站等地方寻找。有人提供线索后,先要判断一下照片是否是PS的,再确定疑似孩子所在的具体位置,但不能惊动收养家庭和人贩子……”在寻子过程中,多名家长抱团取暖,偶尔有孩子被找回。一些离散家庭的团聚让悲痛中的寻子家长心头多了几分欣喜和希望,也让刘利勤逐渐总结、积累了起寻子的方法和经验。

“2011年初,我们在长治市做防拐宣传后有人给反映了线索,长治沁源丢失了一年多的小女孩豆豆被找到了。2012年12月,山西新绛县丢了两年多的男孩小杰被我们找到了……”曾亲身参与多次寻找、解救被拐孩子的刘利勤说,他在网络上逐渐有了一些名气,被人称为“山西寻子哥”。

一些家长遇到孩子丢失的信息时,也会向刘利勤求助。“有一次,老家有个家长说十来岁的女儿突然不见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找,希望我能帮帮忙。”刘利勤和另一名寻子家长石日成查询到了这个女孩的车票信息,立刻开车前往陕西宝鸡寻找。路上,刘利勤也关注着女孩的QQ上线情况。忽然,女孩的QQ头像亮了!刘利勤根据女孩下车时间等情况判断,女孩应该在附近网吧上网。他们立刻在车站附近的网吧进行寻找。“找到第三个网吧时,把女孩找到了。”

近几年,网络直播平台逐渐火爆,刘利勤注册了快手账号,每晚都要进行寻子直播,一方面寻找自己的孩子,一方面帮助其他家长发布寻子信息,也为一些与家人失散的网友发布寻亲信息。

“刚开始,关注我的人很少,但我总是对他们说,我是个寻子家长,我们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家家都有孩子,大家应该能够理解我找孩子的急切。网络的力量很强大,希望借助你们的手,把我的信息传播出去,给更多的人看。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我的孩子和别的家长丢的孩子,就越有希望找回来!”他的朴实和执着逐渐打动了更多网友,他的直播受到了很多关注。

刘利勤说,儿子虽然找到了,但他将继续为爱寻找

2019年12月,河南信阳寻亲女孩蒋萍向刘利勤求助,希望能找到山西的亲生父母。刘利勤将信息发布出去后,很快有网友提供线索,说在山西寿阳某村有一家人,可能是蒋萍要找的人。刘利勤和石日成迅速赶往寿阳查证,并动员双方进行了亲子鉴定。12月21日,蒋萍回到山西,父母为她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十年内,除了找回自己的儿子,刘利勤还帮助七个家庭实现了团聚。

蒋萍家人在对刘利勤深表感谢时,蒋萍的丈夫说:“善良的人自有光芒,善良的人也应该被爱的光芒照耀!刘利勤这么热心地帮我的妻子寻亲,我们也祝愿他的儿子能早日找到!”他的祝福代表了所有善良的人们最朴素的心愿。

十年血泪 终得团圆

其实,刘利勤当时已经得到了好心人提供的关于他儿子的线索,正在进行谨慎地求证。2019年9月份,好心人就提供了线索,建议刘利勤到交城县找找儿子,但他感觉对方所说的情况较为模糊,又担心消息并不确切,并未重视起来。12月份,好心人询问他是否前往交城寻子后,刘利勤才放下手头的事,和弟弟前往交城了解情况。

“看长相和胎记等特征,应该是我儿子。我怕自己情绪太激动,不敢露面。”刘利勤的弟弟和孩子接触后,为孩子拍了照片,并巧妙地拿到了孩子的头发。在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人像比对系统进行比对后,系统给出的结果是“相似度67.4349,建议进行DNA检测”。

十年寻找,一家人终于团圆

2020年1月1日,该平台负责人齐歆将DNA比对成功的结果作为新年贺礼送给了刘利勤。1月2日晚,在民警、媒体、志愿者等人陪同下,刘利勤接回了失踪十年的儿子,一家人脸上挂着欣喜的泪水,拍下了分别十年后的第二张全家福。十年寻子,十年血泪,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我们家的第一张全家福是2010年春节拍的,没过几个月,儿子就丢了。每次看到那张全家福,心里真是如针扎一般。还好,我们一家终于又团圆了!”1月6日上午,刘利勤租住的房子里来了多家媒体,他的手机铃声也不断响起,人们通过电话、微信向他表达祝福,他一一表示感谢。

“这么多年,我欠儿子很多。我已经选好酒店,1月10日,我要给儿子办一个欢迎回家的仪式,希望亲朋好友们都能来参加。 ”刘利勤说,儿子回家后,看到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能够认出来照片上的自己,和父母、姐姐的感情也非常亲近。

据了解,刘利勤儿子的养父母1月2日晚被太原警方带回后交代,孩子是十年前他们花两万多元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目前警方正在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刘利勤如今正在考虑孩子下学期在太原的入学问题。他说,这么多年为找孩子,可谓是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如今孩子找回来了,他要振作精神多挣钱,为孩子创造良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

“原来的头像是寻子信息,有我儿子小时候的照片,现在换为‘山西寻子哥为爱寻找’。”十年寻子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刘利勤把微信头像进行了更换。

“我知道,人们非常关注我十年寻子的故事。但是,我希望人们不止是猎奇,而是让我们寻亲成功的例子发挥带动效应,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在那些还在继续寻找孩子的家庭上,多关注身边来路不明的孩子,多多提供线索,帮助更多的家庭团圆。”刘利勤说,寻子家庭和寻亲网友可以借助网络平台,让信息得到更快、更有效的扩散。他也将在工作之余,继续通过网络直播等方式,帮助更多需要他帮助的人。

admin

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