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dmin

公安提醒:以前这些都不是事儿,2020年属于犯罪了!

普通人因为不懂法而犯罪的事情实在太多

2020年,下面这几件事千万别再干了

否则可能要吃牢饭!

打麻雀、抓蛤蟆

麻雀以前不是“四害”吗?怎么现在打麻雀还犯法?

2019年10月12日,四川西昌市四名农民看到路边树上有很多麻雀,闲来无事就想一饱口福,于是便相约天黑后一起打鸟,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当场缴获弹弓4把、弹丸若干,麻雀24只,均已死亡。次日,四人被刑事拘留。

近年来,麻雀因数量越来越稀少,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捕猎20只麻雀以上就涉嫌非法狩猎犯罪了,各位吃货或者贪玩的人可千万不要打小麻雀的主意哦!

除了麻雀,捕猎癞蛤蟆也同样涉嫌犯罪,你没有想到吧。江苏省灌云县葛某因非法狩猎大量蟾蜍被以非法狩猎罪判刑后,近日,收购蟾蜍的刘某等9人也被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刑。

上网装可怜

2019年7月,微博用户@春秋两不沾- 发视频称被一男子长期骚扰并威胁“奸杀”,报警求助无果,引起网友同情和关注。7月1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发布通报称,女子视频中的相关言辞均为编造。因视频点击量达5000多万次,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胡编乱造装可怜,没有想到会被寻衅滋事罪给治了吧。

往楼下扔东西

近年来,高空抛物事件屡屡发生,为了遏制此种行为,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以前高空抛物只有产生严重后果才能入罪,《意见》出台后不再唯结果论。

2019年8月1日17时许,被告人蒋某因家庭矛盾,将手机、平板电脑、水果刀等物从14楼的高处扔出窗外,砸落在小区公共道路及楼下停放的三辆轿车上。

11月29日,上海闵行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蒋某有期徒刑一年。本案为《意见》出台后,上海首例因高空抛物入刑的案件。

高息借贷

近年来被民间高利贷裹挟吞噬的群体不断扩大,矛盾隐患日益突出,被高利贷逼死的人命和企业不在少数。当年轰动一时的于欢案,其母一个女企业主为了资金周转借了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囚禁、侮辱,于欢最终失控刺死催债人,引用于欢母亲的话"高利贷就像毒药把一切都毁了”。

2019年2月26日凌晨,冯先生在西安工作的女儿因在网上借了高利贷从17楼跳下,时年21岁;2019年6月2日,一条“自杀的一家三口,女儿化了妆,父母手边放着蓝色收纳箱”的新闻,又一次引发民众哗然。

2019年10月21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至此,高利贷正式终于入刑了。

景区攀岩

2017年4月15日清晨,3名驴友在江西上饶三清山风景区“巨蟒出山”的巨型石柱上打入岩钉26枚进行攀岩。然而,巨蟒出山是自然资源的瑰宝,是不可再造的旅游资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攀岩活动。经地质专家论证,他们的行为对巨蟒峰岩柱体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严重损毁。

2019年12月30日,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张永明、毛伟明、张鹭三人故意损毁三清山巨蟒峰刑事及民事公益诉讼案在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三人均被判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两人领刑,一人免予刑事处罚。

公交地铁上“占便宜”

2019年7月1日18时23分至18时29分许,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地铁上持续触摸一未成年女子胸部等部位。18时31分许,被告人王某某以同样方法触摸另一名女子的胸部。上海静安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在以往这种案件最多被治安处罚,此案成为首例“咸猪手“入刑案。地铁“咸猪手”入刑是一种零容忍的态度,也是严格执法的需要。从行政处罚到刑事判决,不只是执法尺度的趋严,更是对地铁骚扰女性行为的一种警示。

“好心”替考

近日,民警接到报警称,一参考人员疑似“枪手”替考。经盘查,男子赵某称他是替领导来参加资格证考试的,自己并未获得报酬。事情发生在山西太原。该领导闫某表示,其对考试一事并不知情,准考证和身份证都是赵某帮忙操办的。目前二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刑法》第284条之一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暴力抓小三

当小三是道德问题,抓小三行为过激触犯刑法,可就是犯罪行为了。

王女士和刘先生结婚10年,育有一子,原本幸福的家庭却被小三打乱了,王女士发现自己老公与女下属关系暧昧,经常夜不归宿,经过几次跟踪,知道小三住处后,带着自己的哥们以捉奸为由,踹开小三家大门,发现自己老公果然在屋内,王女士和哥们自认为捉奸成功,对小三拳打脚踢,刘先生报警,警方到场。没过几天,王女士和其哥哥收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检察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将王女士和其哥们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二人有期徒刑。

抓小三,也得悠着点,不能为了泄愤想怎样就怎样,除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还容易触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侮辱罪等等。

篡改翻唱国歌

网红“莉哥”在一次直播中,由于篡改国歌曲谱,并且以极为不尊重的方式去演绎国歌的内容,导致事件发酵,被网友谴责,从而遭到了封杀和禁播。其行为也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规定,还因此被行政拘留。

来源:刑事正义

“山西寻子哥”10年寻子 终于可以过上一个团圆年

山西日报新媒体记者 吴晓庆 实习生 李天颖 报道 2020年1月5日,太原,刘利勤家。

家里摆着几件简单的家具,墙壁正中间挂着一张大大的全家福。12岁的刘静军在和姐姐玩游戏,刘利勤拿出手机给孩子拍照,妻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丈夫和儿女,一家人其乐融融,时不时发出一阵欢笑声。

这样生活场景,再寻常不过。可对于刘利勤夫妇来说,却期盼了已经有10个年头。2010年,他的儿子刘静军在租住房附近玩耍失踪。在孩子失踪的10年中,刘利勤夫妇无助过、煎熬过、迷茫过、也愤怒过,却始终没有停下找寻的脚步。

10时59分,噩梦时分

10时59分,这几个数字像钉子一样牢牢楔在刘利勤脑海中。这是邻居家的监控录像中,孩子被不明身份的人抱走的最后时间。

那是2010年的一个周日,刘利勤的妻子在太原租住房中洗衣服,4岁的女儿与两岁的儿子在家门口玩。姐姐回家给弟弟拿零食,再出来时,孩子就不见了。邻居家的监控录像拍到了最后的画面,时间被定格在当天上午10时59分。但由于摄像头老化,未能看清抱走孩子人的模样。

看到儿子被偷走,刘利勤夫妇几经崩溃,妻子更是一夜白头,每天以泪洗面。孩子丢失后,各方当即展开寻找,但除了监控中的信息,再没找到一点线索。之后,刘利勤与老家吕梁临县的亲朋好友找了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收获。从此,妻子在家里料理家事,刘利勤在外面寻找孩子。他们的生活发生改变,开始了漫长的寻子路……

“山西寻子哥”的沧桑10年

为了寻找孩子,刘利勤用了各种方法,几乎跑遍了各个地方。从山西到山东、河南、福建等,只要有一点线索,他就马不停蹄地去核实。不到40岁的刘利勤,已是满头白发,饱经沧桑。在寻子的过程中,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负债累累,却因此结识了很多同样丢失孩子的父母。他们一起筹钱买车,把失踪孩子的照片和信息写满车身,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在过去10年中,刘利勤至少做了7次DNA鉴定,却没有一个结果是他想看到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把这些和他做DNA鉴定的孩子的信息保存起来,“希望以后能帮他们找到亲生父母。”

2018年,刘利勤注册了一个叫“山西寻子哥”的直播账号,利用网络直播来寻找孩子。2019年9月,刘利勤在直播时,有好心人为他提供了这样一条线索:在交城县洪相乡安定村,有个孩子特别像刘利勤丢失的儿子。根据以往的经验,刘利勤十分谨慎,没有立即去寻找,而是仔细观察和分析。之后还有三四个人跟他提到了这个地方。刘利勤觉得这是条有用的线索。

随后,刘利勤和其他亲人先后3次来到交城悄悄核实情况。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拍到了一张模糊的照片。第二次,拍到了清晰的照片。刘利勤说,拿到照片后,他通过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的人像比对系统,把儿子1岁和现在的照片进行了比对,相似度得分67.4349。第三次来的时候,刘利勤的弟弟用口香糖悄悄粘取了孩子的几根头发,通过与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的合作检测机构进行DNA比对。

DNA比对结果需要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刘利勤心情焦虑,彻夜难眠。2020年1月1日,DNA比对结果显示,这个孩子就是刘利勤的儿子刘静军。现在,身心俱疲的他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找到孩子后,他立刻打开直播,向所有关注他的网友报平安,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刘利勤不仅利用直播找自己的孩子,还热心帮助其他寻亲的家庭。在2019年一年时间里,他利用直播帮助4个家庭找到了孩子,而第四个,就是他的孩子。

“爸爸,中间这个是我”

刚找到孩子时,刘利勤除了激动以外,还觉得很懵。直到现在,他仍觉得像做梦一样,有一种不真实感。

在接到孩子的当天晚上,刘利勤和儿子住在宾馆。当晚,刘利勤给儿子洗澡,儿子对他说:爸爸,从来没有人这样给我搓背,一点都不疼。刘利勤听了,感到十分心疼。那天晚上,刘利勤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儿子正紧紧地抱着他,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刘利勤介绍,孩子过去10年生活的地方非常穷,孩子刚回来时,浑身脏兮兮的,头发很长,衣服从里到外都是破的。即使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刘利勤也紧紧抱着孩子,一遍又遍地端详,摸摸孩子的耳朵,捏捏孩子的脸,自豪地对记者说,“你看,我儿子的手指都跟我很像。”

刘静军觉得自己长得很像妈妈。刘利勤妻子拿出了儿子两岁时的衣服,衣服叠得整整齐齐。刘利勤的女儿刘静比儿子大两岁。2017年,刘静过12岁生日的时候,说她最大的生日愿望,就是能够找到弟弟。如今,弟弟就在她的身旁。刘静军时不时地叫一声“姐姐”,刘静总是高兴地答应。

刘静军回到家后,指着墙上挂着的全家福,对刘利勤说:“爸爸,中间这个是我。”这张全家福,是儿子丢失那年拍的,照片定格在了10年前一家人幸福的时刻。刘利勤说,孩子回来后,很快适应了这个家,和家人完全没有任何陌生感,他把这归结为骨肉之间剪不断的联系。

“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

再过几天,就是刘利勤40岁生日,他计划到时候要隆重庆祝找回儿子。“我们一家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10年的漫漫寻子路终于走到了终点。

回想起这10年,刘利勤遇到了很多骗子,有时还有人身危险。他在河南找孩子的时候,差点被打。但是,他也遇到了很多好心人,遇到了很多和他一样的人。刘利勤有一本厚厚的文件夹,里面搜集了这10年来他所了解的其他失踪儿童的信息。他翻着文件夹,如数家珍,“这个孩子是大同的,丢了12年了”“这个孩子和我家孩子一样大”等等。

刘利勤觉得自己坚持了10年最终找回孩子,可以给其他寻亲的家庭信心,希望他们不要放弃希望。同时,他也非常感谢这10年来无数好心人的帮助。对于以后的打算,刘利勤坚定地说:“我会继续从事志愿活动,利用直播等方式帮助更多寻亲的家庭。”

刘利勤也想过,找不到孩子该怎么办,但他从来没想过放弃。他指着墙上挂的锦旗,那是他帮一个家庭找到孩子后,人家送的。他说:“哪怕我一辈子都找不到孩子,我希望以后孩子看到我留下的这些,他能知道,爸爸一直在找自己,从来没放弃过。”找回孩子后,刘利勤一家还面临孩子上户、上学等各种问题,但是刘利勤觉得只要找回孩子,什么困难都无所谓了。眼下,刘利勤只想和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我每年都会给儿子准备压岁钱,今年终于可以亲手交给儿子了。”

十年前的一张全家福和姐弟俩的一张合影,一直摆放在床头。

刘静军两岁时穿过的衣服,妈妈一直保留着。

刘利勤抱着孩子,一刻都不舍得离开。

调皮的刘静军和姐姐玩游戏。

刘静军说他和妈妈长的最像,边说边亲了妈妈一口。

一家人能在一起,就是最开心的事。

刘利勤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多年来整理积攒的寻亲材料,一本又一本。

刘静军重回到家人的怀抱,一家人其乐融融。

十年血泪不止步,终于找到你——记一个家庭的艰辛寻子路

“我没有想到,我耗尽家财辛辛苦苦找了十年,跑遍大半个中国,孩子其实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注:太原距离交城约60公里)!谢谢各位好心人,谢谢各个媒体和寻子平台,谢谢社会大众的支持!”1月2日晚上,在出发去交城县某村庄解救自己被拐十年的儿子时,40岁的“山西寻子哥”刘利勤百感交集,他面向镜头鞠躬时,哭得像个受了委屈却无处诉苦的孩子。

那难以抑制的哭声里,饱含着十年来万里跋涉、四处寻子的辛酸,也流露着找到孩子的喜悦和幸福。

儿子失踪 执着寻找

2010年4月11日,在山西太原万柏林区小井峪村租房居住的刘利勤丢失了不到两岁的儿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陷入痛苦的深渊,柔弱的妻子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哭得眼睛几乎失明;痛苦之中的刘利勤不得不振作精神,踏上了漫漫寻子之路。

本网记者曾在2011年5月采访过刘利勤,当时,那个狭小的出租屋里弥漫着压抑、沉闷、绝望的气氛,刘利勤的妻子小张拿出儿子玩过的布偶和穿过的衣服、鞋子,用手摩挲着,回忆着孩子当时丢失的情景,自责没有看好孩子,没说几句话就悲从中来,哭得几乎晕厥。刘利勤则是情绪低落、面色暗沉,不断为邻居家的摄像头捕捉到的嫌疑人影像太过模糊而深感惋惜。他说,自己也常常忍不住眼泪,但是不敢在家人面前哭,只能悄悄找个没人的地方宣泄情绪。

不会上网的他很快学习了网络知识,在qq空间里、贴吧上发布寻人启事;不擅长组织语言的他把儿子的丢失过程写下来,附上自己的qq号码和电话,祈求好心网友提供线索。当时的网络直播平台尚未兴起,微信等社交软件也未普及,刘利勤只能联合其他寻子家长,采用最原始的方式寻找孩子。他们开着一辆破旧的工具车,带着印有多名失踪孩子照片、长相特征介绍、父母姓名和联系方式的喷绘长卷,跑到全国各地的闹市区进行展示,希望人们提供可疑孩子的线索;并发放防拐宣传彩页,以自身的惨痛经历提醒人们看管好自己的孩子。刘利勤幼小的女儿也常常和父母一起走上街头宣传防拐知识,她说,想让弟弟快点儿回家,和她一起玩耍。

刘利勤女儿的画和寻人启事

孩子丢了,这个家庭从此没有了欢笑,没有了节假日。“每次女儿过生日,我们本来想让孩子高兴点儿,但生日快乐歌没唱完,一家人就开始哭起来。”刘利勤说,儿子丢失后,每年的5月14日,他们仍然会坚持为杳无音信的儿子过生日,一家人把生日帽贴在喷绘上的孩子头像上,围着蛋糕边哭边唱,祝愿儿子能够健康成长、早日回家。每年的春节,刘利勤会为女儿和儿子每人包一份压岁钱,放在枕头下。“就像儿子依然生活在我们身边一样。”

每当逢年过节,人们贴上喜庆的大红对联,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看望父母、走亲戚时,刘利勤一家过得极为凄冷:有人送来了对联、福字,但都被刘利勤藏在角落里。“我们不敢回家,怕看到别人家团团圆圆的样子,怕看到老人愁苦的脸。”这一家人再也不曾吃过一顿像样的年夜饭,“我们常想着,孩子在外面能不能吃饱穿暖,会不会挨打受骂,越想越难过,哪还有心思吃?只能随便煮个菜,吃上一口就算了。”

为方便找孩子,刘利勤和妻子不敢搬家,直到2014年小井峪村启动拆迁工作,他们才不得不搬离那个给他们留下伤痛的出租屋。“在附近几百米远的地方租了个房子,我们觉得,留在小井峪村附近,孩子找到的希望更大一些。”

刘利勤有着房屋装修的技能,原本依靠这门手艺在外面揽活,有着不错的收入。眼看着要靠积蓄在太原买房定居时,孩子的失踪让他们的安居梦成为泡影。“全国各地找孩子,要花交通、食宿费,印刷寻人启事和防拐资料,手机话费等都是不小的支出。”刘利勤说,因为要频繁跑外地,他只能偶尔接一些小活,收入锐减。在漫长而痛苦的心理折磨中,刘利勤的老母亲生了病,治疗时花去不少钱,目前尚未康复。一来二去,积蓄很快花光,还欠了一些外债。

孩子丢失时,还不到两岁,对父母家人没有任何记忆,随着年龄的增长,长相也会发生很大变化,所以刘利勤在寻找时总担心自己错过找到儿子的机会。他还曾和别的家长奔赴山东,请人像专家绘制孩子长大后的样子。他们还接受了多个媒体的采访,希望更多人能够了解他的寻子历程,为他提供线索。

“有时候,别人提供一个线索,说什么地方有个孩子像我儿子,我看过照片后觉得很像,不管多远都立即跑过去查看具体情况,也做过几次亲子鉴定,但都是失望而归。”刘利勤说,他这些年来跑过河南、河北、陕西、广州、安徽等地,有一点点线索都不敢放过。

心怀大爱 助人寻亲

“孩子丢失后,千万不敢慌乱,除了报警,要立即发动多名亲友去火车站、汽车站等地方寻找。有人提供线索后,先要判断一下照片是否是PS的,再确定疑似孩子所在的具体位置,但不能惊动收养家庭和人贩子……”在寻子过程中,多名家长抱团取暖,偶尔有孩子被找回。一些离散家庭的团聚让悲痛中的寻子家长心头多了几分欣喜和希望,也让刘利勤逐渐总结、积累了起寻子的方法和经验。

“2011年初,我们在长治市做防拐宣传后有人给反映了线索,长治沁源丢失了一年多的小女孩豆豆被找到了。2012年12月,山西新绛县丢了两年多的男孩小杰被我们找到了……”曾亲身参与多次寻找、解救被拐孩子的刘利勤说,他在网络上逐渐有了一些名气,被人称为“山西寻子哥”。

一些家长遇到孩子丢失的信息时,也会向刘利勤求助。“有一次,老家有个家长说十来岁的女儿突然不见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找,希望我能帮帮忙。”刘利勤和另一名寻子家长石日成查询到了这个女孩的车票信息,立刻开车前往陕西宝鸡寻找。路上,刘利勤也关注着女孩的QQ上线情况。忽然,女孩的QQ头像亮了!刘利勤根据女孩下车时间等情况判断,女孩应该在附近网吧上网。他们立刻在车站附近的网吧进行寻找。“找到第三个网吧时,把女孩找到了。”

近几年,网络直播平台逐渐火爆,刘利勤注册了快手账号,每晚都要进行寻子直播,一方面寻找自己的孩子,一方面帮助其他家长发布寻子信息,也为一些与家人失散的网友发布寻亲信息。

“刚开始,关注我的人很少,但我总是对他们说,我是个寻子家长,我们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家家都有孩子,大家应该能够理解我找孩子的急切。网络的力量很强大,希望借助你们的手,把我的信息传播出去,给更多的人看。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我的孩子和别的家长丢的孩子,就越有希望找回来!”他的朴实和执着逐渐打动了更多网友,他的直播受到了很多关注。

刘利勤说,儿子虽然找到了,但他将继续为爱寻找

2019年12月,河南信阳寻亲女孩蒋萍向刘利勤求助,希望能找到山西的亲生父母。刘利勤将信息发布出去后,很快有网友提供线索,说在山西寿阳某村有一家人,可能是蒋萍要找的人。刘利勤和石日成迅速赶往寿阳查证,并动员双方进行了亲子鉴定。12月21日,蒋萍回到山西,父母为她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十年内,除了找回自己的儿子,刘利勤还帮助七个家庭实现了团聚。

蒋萍家人在对刘利勤深表感谢时,蒋萍的丈夫说:“善良的人自有光芒,善良的人也应该被爱的光芒照耀!刘利勤这么热心地帮我的妻子寻亲,我们也祝愿他的儿子能早日找到!”他的祝福代表了所有善良的人们最朴素的心愿。

十年血泪 终得团圆

其实,刘利勤当时已经得到了好心人提供的关于他儿子的线索,正在进行谨慎地求证。2019年9月份,好心人就提供了线索,建议刘利勤到交城县找找儿子,但他感觉对方所说的情况较为模糊,又担心消息并不确切,并未重视起来。12月份,好心人询问他是否前往交城寻子后,刘利勤才放下手头的事,和弟弟前往交城了解情况。

“看长相和胎记等特征,应该是我儿子。我怕自己情绪太激动,不敢露面。”刘利勤的弟弟和孩子接触后,为孩子拍了照片,并巧妙地拿到了孩子的头发。在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人像比对系统进行比对后,系统给出的结果是“相似度67.4349,建议进行DNA检测”。

十年寻找,一家人终于团圆

2020年1月1日,该平台负责人齐歆将DNA比对成功的结果作为新年贺礼送给了刘利勤。1月2日晚,在民警、媒体、志愿者等人陪同下,刘利勤接回了失踪十年的儿子,一家人脸上挂着欣喜的泪水,拍下了分别十年后的第二张全家福。十年寻子,十年血泪,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我们家的第一张全家福是2010年春节拍的,没过几个月,儿子就丢了。每次看到那张全家福,心里真是如针扎一般。还好,我们一家终于又团圆了!”1月6日上午,刘利勤租住的房子里来了多家媒体,他的手机铃声也不断响起,人们通过电话、微信向他表达祝福,他一一表示感谢。

“这么多年,我欠儿子很多。我已经选好酒店,1月10日,我要给儿子办一个欢迎回家的仪式,希望亲朋好友们都能来参加。 ”刘利勤说,儿子回家后,看到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能够认出来照片上的自己,和父母、姐姐的感情也非常亲近。

据了解,刘利勤儿子的养父母1月2日晚被太原警方带回后交代,孩子是十年前他们花两万多元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目前警方正在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刘利勤如今正在考虑孩子下学期在太原的入学问题。他说,这么多年为找孩子,可谓是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如今孩子找回来了,他要振作精神多挣钱,为孩子创造良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

“原来的头像是寻子信息,有我儿子小时候的照片,现在换为‘山西寻子哥为爱寻找’。”十年寻子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刘利勤把微信头像进行了更换。

“我知道,人们非常关注我十年寻子的故事。但是,我希望人们不止是猎奇,而是让我们寻亲成功的例子发挥带动效应,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在那些还在继续寻找孩子的家庭上,多关注身边来路不明的孩子,多多提供线索,帮助更多的家庭团圆。”刘利勤说,寻子家庭和寻亲网友可以借助网络平台,让信息得到更快、更有效的扩散。他也将在工作之余,继续通过网络直播等方式,帮助更多需要他帮助的人。

公安紧急提醒:以前这些都不是事儿,2020年属于犯罪了!

普通人因为不懂法而犯罪的事情实在太多

2020年,下面这10件事千万别再干了

否则可能要吃牢饭!

打麻雀、抓蛤蟆

麻雀以前不是“四害”吗?怎么现在打麻雀还犯法?

2019年10月12日,四川西昌市四名农民看到路边树上有很多麻雀,闲来无事就想一饱口福,于是便相约天黑后一起打鸟,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当场缴获弹弓4把、弹丸若干,麻雀24只,均已死亡。次日,四人被刑事拘留。

近年来,麻雀因数量越来越稀少,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捕猎20只麻雀以上就涉嫌非法狩猎犯罪了,各位吃货或者贪玩的人可千万不要打小麻雀的主意哦!

除了麻雀,捕猎癞蛤蟆也同样涉嫌犯罪,你没有想到吧。江苏省灌云县葛某因非法狩猎大量蟾蜍被以非法狩猎罪判刑后,近日,收购蟾蜍的刘某等9人也被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刑。

上网装可怜

2019年7月,微博用户@春秋两不沾- 发视频称被一男子长期骚扰并威胁“奸杀”,报警求助无果,引起网友同情和关注。7月1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发布通报称,女子视频中的相关言辞均为编造。因视频点击量达5000多万次,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胡编乱造装可怜,没有想到会被寻衅滋事罪给治了吧。

往楼下扔东西

近年来,高空抛物事件屡屡发生,为了遏制此种行为,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以前高空抛物只有产生严重后果才能入罪,《意见》出台后不再唯结果论。

2019年8月1日17时许,被告人蒋某因家庭矛盾,将手机、平板电脑、水果刀等物从14楼的高处扔出窗外,砸落在小区公共道路及楼下停放的三辆轿车上。

11月29日,上海闵行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蒋某有期徒刑一年。本案为《意见》出台后,上海首例因高空抛物入刑的案件。

高息借贷

近年来被民间高利贷裹挟吞噬的群体不断扩大,矛盾隐患日益突出,被高利贷逼死的人命和企业不在少数。当年轰动一时的于欢案,其母一个女企业主为了资金周转借了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囚禁、侮辱,于欢最终失控刺死催债人,引用于欢母亲的话"高利贷就像毒药把一切都毁了”。

2019年2月26日凌晨,冯先生在西安工作的女儿因在网上借了高利贷从17楼跳下,时年21岁;2019年6月2日,一条“自杀的一家三口,女儿化了妆,父母手边放着蓝色收纳箱”的新闻,又一次引发民众哗然。

2019年10月21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至此,高利贷正式终于入刑了。

景区攀岩

2017年4月15日清晨,3名驴友在江西上饶三清山风景区“巨蟒出山”的巨型石柱上打入岩钉26枚进行攀岩。然而,巨蟒出山是自然资源的瑰宝,是不可再造的旅游资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攀岩活动。经地质专家论证,他们的行为对巨蟒峰岩柱体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严重损毁。

2019年12月30日,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张永明、毛伟明、张鹭三人故意损毁三清山巨蟒峰刑事及民事公益诉讼案在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三人均被判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两人领刑,一人免予刑事处罚。

公交地铁上“占便宜”

2019年7月1日18时23分至18时29分许,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地铁上持续触摸一未成年女子胸部等部位。18时31分许,被告人王某某以同样方法触摸另一名女子的胸部。上海静安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在以往这种案件最多被治安处罚,此案成为首例“咸猪手“入刑案。地铁“咸猪手”入刑是一种零容忍的态度,也是严格执法的需要。从行政处罚到刑事判决,不只是执法尺度的趋严,更是对地铁骚扰女性行为的一种警示。

“好心”替考

近日,民警接到报警称,一参考人员疑似“枪手”替考。经盘查,男子赵某称他是替领导来参加资格证考试的,自己并未获得报酬。事情发生在山西太原。该领导闫某表示,其对考试一事并不知情,准考证和身份证都是赵某帮忙操办的。目前二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刑法》第284条之一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暴力抓小三

当小三是道德问题,抓小三行为过激触犯刑法,可就是犯罪行为了。

王女士和刘先生结婚10年,育有一子,原本幸福的家庭却被小三打乱了,王女士发现自己老公与女下属关系暧昧,经常夜不归宿,经过几次跟踪,知道小三住处后,带着自己的哥们以捉奸为由,踹开小三家大门,发现自己老公果然在屋内,王女士和哥们自认为捉奸成功,对小三拳打脚踢,刘先生报警,警方到场。没过几天,王女士和其哥哥收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检察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将王女士和其哥们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二人有期徒刑。

抓小三,也得悠着点,不能为了泄愤想怎样就怎样,除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还容易触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侮辱罪等等。

帮政府截访

2019年1月14日,几名自称是“北京治安总队”的男子强行将进京上访的黄某等二人拖拽到一辆商务车上,并实施殴打,旋即被送回湖北恩施老家。后经人举报,上述人员被北京公安西城分局警察抓获。经查明,几名男子的身份其实是在京从事截访生意的社会人员。此后,连同截访的“承包商”、“信息员”、“保安”和司机在内的十人被北京市西城检察院以非法拘禁罪起诉。

12月10日,该案在西城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由此,一条地方政府在京雇佣社会人员盯梢访民并向其提供访民身份信息、社会截访人士寻找并控制访民、联合地方政府人士将访民押送回原籍的灰色截访生意链条被揭开。

本以为是和地方政府之间的买卖,不会有有问题,但是只要超越法律的界限,一样会被严惩。

篡改翻唱国歌

网红“莉哥”在一次直播中,由于篡改国歌曲谱,并且以极为不尊重的方式去演绎国歌的内容,导致事件发酵,被网友谴责,从而遭到了封杀和禁播。其行为也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规定,还因此被行政拘留。

很多人还不知道,早在2017年,《刑法修正案(十)》已经正式增设侮辱国歌罪:在公共场合,故意篡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歌词、曲谱,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带道护送 山西高速交警护航车辆安全通行

等待通行的社会车辆。 吴琼 摄

中新网太原1月6日电 (吴琼)1月5日至6日,华北黄淮等地遭遇较强雨雪天气,北京、河北、山西等地迎来新年初雪,雨雪天气造成131条高速135个路段道路封闭。6日,在二广高速山西太原至长治段,山西高速交警六支队九大队采用警车带道、直播路况等方式,护送社会车辆通行。

二广高速山西太原至长治段系太原通往晋东南地区的唯一高速通道,等待通行的车辆较多。“我准备从河北去河南,昨天已经等了一天,后来在网上看到天晴应该可以通行。”因沿途需穿越山区隧道群,为确保安全,上述大队决定采用警车带道方式,护送社会车辆通行。

二广高速山西太原至长治段系太原通往晋东南地区的唯一高速通道,等待通行的车辆较多。 吴琼 摄

12时,在二广高速太原南收费站,社会车辆陆续通过收费口,百余辆车组成的车队跟随警车缓缓启动。同时,民警通过高音喇叭对社会车辆进行安全警示,“所有车辆,不要超越警车,不要随意穿插及变道,不能走应急车道,保持安全车距”。

“刚刚解封,路面还比较潮湿,车速限制在50公里每小时左右。”山西高速交警六支队九大队中队长王林告诉记者,带队警车会把车辆护送到榆社县境内,所行路况均已进行巡查,距离大概为60公里。

自1月4日夜间起,山西多地开始降雪。当时,该大队通过巡查路况,发现其所属辖区内高速公路不具备通行条件后,对辖区内太原、榆次、太谷东、榆社北等4个收费站进行交通管制。

6日,在二广高速山西太原至长治段,山西高速交警六支队九大队采用警车带道、直播路况等方式,护送社会车辆通行。 吴琼 摄

王林介绍,由于此次降雪面积较大,在与相关部门协调后,经过多次除雪及撒盐工作,今日12时该大队通过巡查路面情况发现辖区内高速公路已具备通行条件,便以警车带道的方式护送司乘人员。

“自2009年起,如果发现有雨雪雾等恶劣天气影响通行的情况,大队就采用警车带道的方式进行护送,有效降低通行风险。”王林说,通过向气象部门了解,6日夜间到7日可能还会有降雪,如果夜间出现气温骤降、降雪、路面结冰等情况,该大队会根据路面实际情况及时管控道路。

此外,除了警车带道,该大队也采用直播方式,向民众介绍高速公路的路况。山西高速交警六支队九大队民警渠建民介绍,通过直播,民众可及时了解通行信息,更好地选择出行方式,“直播期间,网友会咨询太原到某个地方的路面是否能通行等问题,我们会及时解答,如果超出所属辖区范围,会提供其它方式供网友参考”。

(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搜索交警扣城管车后续交警是公务员吗京藏高速高速免费2017山西太原交警报警电话

「警方提醒」别以为这些都不是事儿,2020年属于犯罪了!

普通人因为不懂法而犯罪的事情实在太多

2020年,下面这10件事千万别再干了

否则可能要吃牢饭!

打麻雀、抓蛤蟆

麻雀以前不是“四害”吗?怎么现在打麻雀还犯法?

2019年10月12日,四川西昌市四名农民看到路边树上有很多麻雀,闲来无事就想一饱口福,于是便相约天黑后一起打鸟,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当场缴获弹弓4把、弹丸若干,麻雀24只,均已死亡。次日,四人被刑事拘留。

近年来,麻雀因数量越来越稀少,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捕猎20只麻雀以上就涉嫌非法狩猎犯罪了,各位吃货或者贪玩的人可千万不要打小麻雀的主意哦!

除了麻雀,捕猎癞蛤蟆也同样涉嫌犯罪,你没有想到吧。江苏省灌云县葛某因非法狩猎大量蟾蜍被以非法狩猎罪判刑后,近日,收购蟾蜍的刘某等9人也被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刑。

上网装可怜

2019年7月,微博用户@春秋两不沾- 发视频称被一男子长期骚扰并威胁“奸杀”,报警求助无果,引起网友同情和关注。7月1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发布通报称,女子视频中的相关言辞均为编造。因视频点击量达5000多万次,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胡编乱造装可怜,没有想到会被寻衅滋事罪给治了吧。

往楼下扔东西

近年来,高空抛物事件屡屡发生,为了遏制此种行为,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以前高空抛物只有产生严重后果才能入罪,《意见》出台后不再唯结果论。

2019年8月1日17时许,被告人蒋某因家庭矛盾,将手机、平板电脑、水果刀等物从14楼的高处扔出窗外,砸落在小区公共道路及楼下停放的三辆轿车上。

11月29日,上海闵行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蒋某有期徒刑一年。本案为《意见》出台后,上海首例因高空抛物入刑的案件。

高息借贷

近年来被民间高利贷裹挟吞噬的群体不断扩大,矛盾隐患日益突出,被高利贷逼死的人命和企业不在少数。当年轰动一时的于欢案,其母一个女企业主为了资金周转借了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囚禁、侮辱,于欢最终失控刺死催债人,引用于欢母亲的话"高利贷就像毒药把一切都毁了”。

2019年2月26日凌晨,冯先生在西安工作的女儿因在网上借了高利贷从17楼跳下,时年21岁;2019年6月2日,一条“自杀的一家三口,女儿化了妆,父母手边放着蓝色收纳箱”的新闻,又一次引发民众哗然。

2019年10月21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至此,高利贷正式终于入刑了。

景区攀岩

2017年4月15日清晨,3名驴友在江西上饶三清山风景区“巨蟒出山”的巨型石柱上打入岩钉26枚进行攀岩。然而,巨蟒出山是自然资源的瑰宝,是不可再造的旅游资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攀岩活动。经地质专家论证,他们的行为对巨蟒峰岩柱体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严重损毁。

2019年12月30日,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张永明、毛伟明、张鹭三人故意损毁三清山巨蟒峰刑事及民事公益诉讼案在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三人均被判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两人领刑,一人免予刑事处罚。

公交地铁上“占便宜”

2019年7月1日18时23分至18时29分许,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地铁上持续触摸一未成年女子胸部等部位。18时31分许,被告人王某某以同样方法触摸另一名女子的胸部。上海静安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在以往这种案件最多被治安处罚,此案成为首例“咸猪手“入刑案。地铁“咸猪手”入刑是一种零容忍的态度,也是严格执法的需要。从行政处罚到刑事判决,不只是执法尺度的趋严,更是对地铁骚扰女性行为的一种警示。

“好心”替考

近日,民警接到报警称,一参考人员疑似“枪手”替考。经盘查,男子赵某称他是替领导来参加资格证考试的,自己并未获得报酬。事情发生在山西太原。该领导闫某表示,其对考试一事并不知情,准考证和身份证都是赵某帮忙操办的。目前二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刑法》第284条之一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暴力抓小三

当小三是道德问题,抓小三行为过激触犯刑法,可就是犯罪行为了。

王女士和刘先生结婚10年,育有一子,原本幸福的家庭却被小三打乱了,王女士发现自己老公与女下属关系暧昧,经常夜不归宿,经过几次跟踪,知道小三住处后,带着自己的哥们以捉奸为由,踹开小三家大门,发现自己老公果然在屋内,王女士和哥们自认为捉奸成功,对小三拳打脚踢,刘先生报警,警方到场。没过几天,王女士和其哥哥收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检察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将王女士和其哥们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二人有期徒刑。

抓小三,也得悠着点,不能为了泄愤想怎样就怎样,除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还容易触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侮辱罪等等。

帮政府截访

2019年1月14日,几名自称是“北京治安总队”的男子强行将进京上访的黄某等二人拖拽到一辆商务车上,并实施殴打,旋即被送回湖北恩施老家。后经人举报,上述人员被北京公安西城分局警察抓获。经查明,几名男子的身份其实是在京从事截访生意的社会人员。此后,连同截访的“承包商”、“信息员”、“保安”和司机在内的十人被北京市西城检察院以非法拘禁罪起诉。

12月10日,该案在西城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由此,一条地方政府在京雇佣社会人员盯梢访民并向其提供访民身份信息、社会截访人士寻找并控制访民、联合地方政府人士将访民押送回原籍的灰色截访生意链条被揭开。

本以为是和地方政府之间的买卖,不会有有问题,但是只要超越法律的界限,一样会被严惩。

篡改翻唱国歌

网红“莉哥”在一次直播中,由于篡改国歌曲谱,并且以极为不尊重的方式去演绎国歌的内容,导致事件发酵,被网友谴责,从而遭到了封杀和禁播。其行为也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规定,还因此被行政拘留。

很多人还不知道,早在2017年,《刑法修正案(十)》已经正式增设侮辱国歌罪:在公共场合,故意篡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歌词、曲谱,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来源:警事百科

公安紧急提醒:以前这些都不是事儿,2020年属于犯罪了!

普通人因为不懂法而犯罪的事情实在太多,2020年,下面这10件事千万别再干了,否则可能要吃牢饭!

打麻雀、抓蛤蟆

麻雀以前不是“四害”吗?怎么现在打麻雀还犯法?

2019年10月12日,四川西昌市四名农民看到路边树上有很多麻雀,闲来无事就想一饱口福,于是便相约天黑后一起打鸟,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当场缴获弹弓4把、弹丸若干,麻雀24只,均已死亡。次日,四人被刑事拘留。

近年来,麻雀因数量越来越稀少,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捕猎20只麻雀以上就涉嫌非法狩猎犯罪了,各位吃货或者贪玩的人可千万不要打小麻雀的主意哦!

除了麻雀,捕猎癞蛤蟆也同样涉嫌犯罪,你没有想到吧。江苏省灌云县葛某因非法狩猎大量蟾蜍被以非法狩猎罪判刑后,近日,收购蟾蜍的刘某等9人也被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刑。

上网装可怜

2019年7月,微博用户@春秋两不沾- 发视频称被一男子长期骚扰并威胁“奸杀”,报警求助无果,引起网友同情和关注。7月1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发布通报称,女子视频中的相关言辞均为编造。因视频点击量达5000多万次,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胡编乱造装可怜,没有想到会被寻衅滋事罪给治了吧。

往楼下扔东西

近年来,高空抛物事件屡屡发生,为了遏制此种行为,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以前高空抛物只有产生严重后果才能入罪,《意见》出台后不再唯结果论。

2019年8月1日17时许,被告人蒋某因家庭矛盾,将手机、平板电脑、水果刀等物从14楼的高处扔出窗外,砸落在小区公共道路及楼下停放的三辆轿车上。

11月29日,上海闵行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蒋某有期徒刑一年。本案为《意见》出台后,上海首例因高空抛物入刑的案件。

高息借贷

近年来被民间高利贷裹挟吞噬的群体不断扩大,矛盾隐患日益突出,被高利贷逼死的人命和企业不在少数。当年轰动一时的于欢案,其母一个女企业主为了资金周转借了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囚禁、侮辱,于欢最终失控刺死催债人,引用于欢母亲的话"高利贷就像毒药把一切都毁了”。

2019年2月26日凌晨,冯先生在西安工作的女儿因在网上借了高利贷从17楼跳下,时年21岁;2019年6月2日,一条“自杀的一家三口,女儿化了妆,父母手边放着蓝色收纳箱”的新闻,又一次引发民众哗然。

2019年10月21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至此,高利贷正式终于入刑了。

景区攀岩

2017年4月15日清晨,3名驴友在江西上饶三清山风景区“巨蟒出山”的巨型石柱上打入岩钉26枚进行攀岩。然而,巨蟒出山是自然资源的瑰宝,是不可再造的旅游资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攀岩活动。经地质专家论证,他们的行为对巨蟒峰岩柱体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严重损毁。

2019年12月30日,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张永明、毛伟明、张鹭三人故意损毁三清山巨蟒峰刑事及民事公益诉讼案在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三人均被判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两人领刑,一人免予刑事处罚。

公交地铁上“占便宜”

2019年7月1日18时23分至18时29分许,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地铁上持续触摸一未成年女子胸部等部位。18时31分许,被告人王某某以同样方法触摸另一名女子的胸部。上海静安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在以往这种案件最多被治安处罚,此案成为首例“咸猪手“入刑案。地铁“咸猪手”入刑是一种零容忍的态度,也是严格执法的需要。从行政处罚到刑事判决,不只是执法尺度的趋严,更是对地铁骚扰女性行为的一种警示。

“好心”替考

近日,民警接到报警称,一参考人员疑似“枪手”替考。经盘查,男子赵某称他是替领导来参加资格证考试的,自己并未获得报酬。事情发生在山西太原。该领导闫某表示,其对考试一事并不知情,准考证和身份证都是赵某帮忙操办的。目前二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刑法》第284条之一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暴力抓小三

当小三是道德问题,抓小三行为过激触犯刑法,可就是犯罪行为了。

王女士和刘先生结婚10年,育有一子,原本幸福的家庭却被小三打乱了,王女士发现自己老公与女下属关系暧昧,经常夜不归宿,经过几次跟踪,知道小三住处后,带着自己的哥们以捉奸为由,踹开小三家大门,发现自己老公果然在屋内,王女士和哥们自认为捉奸成功,对小三拳打脚踢,刘先生报警,警方到场。没过几天,王女士和其哥哥收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检察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将王女士和其哥们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二人有期徒刑。

抓小三,也得悠着点,不能为了泄愤想怎样就怎样,除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还容易触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侮辱罪等等。

帮政府截访

2019年1月14日,几名自称是“北京治安总队”的男子强行将进京上访的黄某等二人拖拽到一辆商务车上,并实施殴打,旋即被送回湖北恩施老家。后经人举报,上述人员被北京公安西城分局警察抓获。经查明,几名男子的身份其实是在京从事截访生意的社会人员。此后,连同截访的“承包商”、“信息员”、“保安”和司机在内的十人被北京市西城检察院以非法拘禁罪起诉。

12月10日,该案在西城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由此,一条地方政府在京雇佣社会人员盯梢访民并向其提供访民身份信息、社会截访人士寻找并控制访民、联合地方政府人士将访民押送回原籍的灰色截访生意链条被揭开。

本以为是和地方政府之间的买卖,不会有有问题,但是只要超越法律的界限,一样会被严惩。

篡改翻唱国歌

网红“莉哥”在一次直播中,由于篡改国歌曲谱,并且以极为不尊重的方式去演绎国歌的内容,导致事件发酵,被网友谴责,从而遭到了封杀和禁播。其行为也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规定,还因此被行政拘留。很多人还不知道,早在2017年,《刑法修正案(十)》已经正式增设侮辱国歌罪:在公共场合,故意篡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歌词、曲谱,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来源:刑事正义

公安紧急提醒:以前这些都不是事儿,2020年属于犯罪了!

普通人因为不懂法而犯罪的事情实在太多,2020年,下面这10件事千万别再干了,否则可能要吃牢饭!

文章来源:刑事正义

打麻雀、抓蛤蟆

麻雀以前不是“四害”吗?怎么现在打麻雀还犯法?

2019年10月12日,四川西昌市四名农民看到路边树上有很多麻雀,闲来无事就想一饱口福,于是便相约天黑后一起打鸟,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当场缴获弹弓4把、弹丸若干,麻雀24只,均已死亡。次日,四人被刑事拘留。

近年来,麻雀因数量越来越稀少,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捕猎20只麻雀以上就涉嫌非法狩猎犯罪了,各位吃货或者贪玩的人可千万不要打小麻雀的主意哦!

除了麻雀,捕猎癞蛤蟆也同样涉嫌犯罪,你没有想到吧。江苏省灌云县葛某因非法狩猎大量蟾蜍被以非法狩猎罪判刑后,近日,收购蟾蜍的刘某等9人也被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刑。

上网装可怜

2019年7月,微博用户@春秋两不沾- 发视频称被一男子长期骚扰并威胁“奸杀”,报警求助无果,引起网友同情和关注。7月1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发布通报称,女子视频中的相关言辞均为编造。因视频点击量达5000多万次,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胡编乱造装可怜,没有想到会被寻衅滋事罪给治了吧。

往楼下扔东西

近年来,高空抛物事件屡屡发生,为了遏制此种行为,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以前高空抛物只有产生严重后果才能入罪,《意见》出台后不再唯结果论。

2019年8月1日17时许,被告人蒋某因家庭矛盾,将手机、平板电脑、水果刀等物从14楼的高处扔出窗外,砸落在小区公共道路及楼下停放的三辆轿车上。

11月29日,上海闵行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蒋某有期徒刑一年。本案为《意见》出台后,上海首例因高空抛物入刑的案件。

高息借贷

近年来被民间高利贷裹挟吞噬的群体不断扩大,矛盾隐患日益突出,被高利贷逼死的人命和企业不在少数。当年轰动一时的于欢案,其母一个女企业主为了资金周转借了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囚禁、侮辱,于欢最终失控刺死催债人,引用于欢母亲的话"高利贷就像毒药把一切都毁了”。

2019年2月26日凌晨,冯先生在西安工作的女儿因在网上借了高利贷从17楼跳下,时年21岁;2019年6月2日,一条“自杀的一家三口,女儿化了妆,父母手边放着蓝色收纳箱”的新闻,又一次引发民众哗然。

2019年10月21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至此,高利贷正式终于入刑了。

景区攀岩

2017年4月15日清晨,3名驴友在江西上饶三清山风景区“巨蟒出山”的巨型石柱上打入岩钉26枚进行攀岩。然而,巨蟒出山是自然资源的瑰宝,是不可再造的旅游资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攀岩活动。经地质专家论证,他们的行为对巨蟒峰岩柱体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严重损毁。

2019年12月30日,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张永明、毛伟明、张鹭三人故意损毁三清山巨蟒峰刑事及民事公益诉讼案在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三人均被判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两人领刑,一人免予刑事处罚。

公交地铁上“占便宜”

2019年7月1日18时23分至18时29分许,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地铁上持续触摸一未成年女子胸部等部位。18时31分许,被告人王某某以同样方法触摸另一名女子的胸部。上海静安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在以往这种案件最多被治安处罚,此案成为首例“咸猪手“入刑案。地铁“咸猪手”入刑是一种零容忍的态度,也是严格执法的需要。从行政处罚到刑事判决,不只是执法尺度的趋严,更是对地铁骚扰女性行为的一种警示。

“好心”替考

近日,民警接到报警称,一参考人员疑似“枪手”替考。经盘查,男子赵某称他是替领导来参加资格证考试的,自己并未获得报酬。事情发生在山西太原。该领导闫某表示,其对考试一事并不知情,准考证和身份证都是赵某帮忙操办的。目前二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刑法》第284条之一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暴力抓小三

当小三是道德问题,抓小三行为过激触犯刑法,可就是犯罪行为了。

王女士和刘先生结婚10年,育有一子,原本幸福的家庭却被小三打乱了,王女士发现自己老公与女下属关系暧昧,经常夜不归宿,经过几次跟踪,知道小三住处后,带着自己的哥们以捉奸为由,踹开小三家大门,发现自己老公果然在屋内,王女士和哥们自认为捉奸成功,对小三拳打脚踢,刘先生报警,警方到场。没过几天,王女士和其哥哥收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检察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将王女士和其哥们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二人有期徒刑。

抓小三,也得悠着点,不能为了泄愤想怎样就怎样,除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还容易触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侮辱罪等等。

帮政府截访

2019年1月14日,几名自称是“北京治安总队”的男子强行将进京上访的黄某等二人拖拽到一辆商务车上,并实施殴打,旋即被送回湖北恩施老家。后经人举报,上述人员被北京公安西城分局警察抓获。经查明,几名男子的身份其实是在京从事截访生意的社会人员。此后,连同截访的“承包商”、“信息员”、“保安”和司机在内的十人被北京市西城检察院以非法拘禁罪起诉。

12月10日,该案在西城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由此,一条地方政府在京雇佣社会人员盯梢访民并向其提供访民身份信息、社会截访人士寻找并控制访民、联合地方政府人士将访民押送回原籍的灰色截访生意链条被揭开。

本以为是和地方政府之间的买卖,不会有有问题,但是只要超越法律的界限,一样会被严惩。

篡改翻唱国歌

网红“莉哥”在一次直播中,由于篡改国歌曲谱,并且以极为不尊重的方式去演绎国歌的内容,导致事件发酵,被网友谴责,从而遭到了封杀和禁播。其行为也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规定,还因此被行政拘留。

很多人还不知道,早在2017年,《刑法修正案(十)》已经正式增设侮辱国歌罪:在公共场合,故意篡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歌词、曲谱,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END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相关搜索刑法全文寻衅滋事司法解释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法条2018年是什么年

公安提醒:以前这些都不是事儿,2020年属于犯罪了!

普通人因为不懂法而犯罪的事情实在太多

2020年,下面这几件事千万别再干了

否则可能要吃牢饭!

打麻雀、抓蛤蟆

麻雀以前不是“四害”吗?怎么现在打麻雀还犯法?

2019年10月12日,四川西昌市四名农民看到路边树上有很多麻雀,闲来无事就想一饱口福,于是便相约天黑后一起打鸟,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当场缴获弹弓4把、弹丸若干,麻雀24只,均已死亡。次日,四人被刑事拘留。

近年来,麻雀因数量越来越稀少,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捕猎20只麻雀以上就涉嫌非法狩猎犯罪了,各位吃货或者贪玩的人可千万不要打小麻雀的主意哦!

除了麻雀,捕猎癞蛤蟆也同样涉嫌犯罪,你没有想到吧。江苏省灌云县葛某因非法狩猎大量蟾蜍被以非法狩猎罪判刑后,近日,收购蟾蜍的刘某等9人也被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刑。

上网装可怜

2019年7月,微博用户@春秋两不沾- 发视频称被一男子长期骚扰并威胁“奸杀”,报警求助无果,引起网友同情和关注。7月1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发布通报称,女子视频中的相关言辞均为编造。因视频点击量达5000多万次,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胡编乱造装可怜,没有想到会被寻衅滋事罪给治了吧。

往楼下扔东西

近年来,高空抛物事件屡屡发生,为了遏制此种行为,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以前高空抛物只有产生严重后果才能入罪,《意见》出台后不再唯结果论。

2019年8月1日17时许,被告人蒋某因家庭矛盾,将手机、平板电脑、水果刀等物从14楼的高处扔出窗外,砸落在小区公共道路及楼下停放的三辆轿车上。

11月29日,上海闵行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蒋某有期徒刑一年。本案为《意见》出台后,上海首例因高空抛物入刑的案件。

高息借贷

近年来被民间高利贷裹挟吞噬的群体不断扩大,矛盾隐患日益突出,被高利贷逼死的人命和企业不在少数。当年轰动一时的于欢案,其母一个女企业主为了资金周转借了高利贷,被11名催债人囚禁、侮辱,于欢最终失控刺死催债人,引用于欢母亲的话"高利贷就像毒药把一切都毁了”。

2019年2月26日凌晨,冯先生在西安工作的女儿因在网上借了高利贷从17楼跳下,时年21岁;2019年6月2日,一条“自杀的一家三口,女儿化了妆,父母手边放着蓝色收纳箱”的新闻,又一次引发民众哗然。

2019年10月21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至此,高利贷正式终于入刑了。

景区攀岩

2017年4月15日清晨,3名驴友在江西上饶三清山风景区“巨蟒出山”的巨型石柱上打入岩钉26枚进行攀岩。然而,巨蟒出山是自然资源的瑰宝,是不可再造的旅游资源,禁止任何形式的攀岩活动。经地质专家论证,他们的行为对巨蟒峰岩柱体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严重损毁。

2019年12月30日,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张永明、毛伟明、张鹭三人故意损毁三清山巨蟒峰刑事及民事公益诉讼案在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三人均被判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两人领刑,一人免予刑事处罚。

公交地铁上“占便宜”

2019年7月1日18时23分至18时29分许,被告人王某某在上海地铁上持续触摸一未成年女子胸部等部位。18时31分许,被告人王某某以同样方法触摸另一名女子的胸部。上海静安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在以往这种案件最多被治安处罚,此案成为首例“咸猪手“入刑案。地铁“咸猪手”入刑是一种零容忍的态度,也是严格执法的需要。从行政处罚到刑事判决,不只是执法尺度的趋严,更是对地铁骚扰女性行为的一种警示。

“好心”替考

近日,民警接到报警称,一参考人员疑似“枪手”替考。经盘查,男子赵某称他是替领导来参加资格证考试的,自己并未获得报酬。事情发生在山西太原。该领导闫某表示,其对考试一事并不知情,准考证和身份证都是赵某帮忙操办的。目前二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刑法》第284条之一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暴力抓小三

当小三是道德问题,抓小三行为过激触犯刑法,可就是犯罪行为了。

王女士和刘先生结婚10年,育有一子,原本幸福的家庭却被小三打乱了,王女士发现自己老公与女下属关系暧昧,经常夜不归宿,经过几次跟踪,知道小三住处后,带着自己的哥们以捉奸为由,踹开小三家大门,发现自己老公果然在屋内,王女士和哥们自认为捉奸成功,对小三拳打脚踢,刘先生报警,警方到场。没过几天,王女士和其哥哥收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检察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将王女士和其哥们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二人有期徒刑。

抓小三,也得悠着点,不能为了泄愤想怎样就怎样,除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还容易触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侮辱罪等等。

篡改翻唱国歌

网红“莉哥”在一次直播中,由于篡改国歌曲谱,并且以极为不尊重的方式去演绎国歌的内容,导致事件发酵,被网友谴责,从而遭到了封杀和禁播。其行为也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规定,还因此被行政拘留。

来源:刑事正义

“山西寻子哥”10年寻子 终于可以过上一个团圆年

山西日报新媒体记者 吴晓庆 实习生 李天颖 报道 2020年1月5日,太原,刘利勤家。

家里摆着几件简单的家具,墙壁正中间挂着一张大大的全家福。12岁的刘静军在和姐姐玩游戏,刘利勤拿出手机给孩子拍照,妻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丈夫和儿女,一家人其乐融融,时不时发出一阵欢笑声。

这样生活场景,再寻常不过。可对于刘利勤夫妇来说,却期盼了已经有10个年头。2010年,他的儿子刘静军在租住房附近玩耍失踪。在孩子失踪的10年中,刘利勤夫妇无助过、煎熬过、迷茫过、也愤怒过,却始终没有停下找寻的脚步。

10时59分,噩梦时分

10时59分,这几个数字像钉子一样牢牢楔在刘利勤脑海中。这是邻居家的监控录像中,孩子被不明身份的人抱走的最后时间。

那是2010年的一个周日,刘利勤的妻子在太原租住房中洗衣服,4岁的女儿与两岁的儿子在家门口玩。姐姐回家给弟弟拿零食,再出来时,孩子就不见了。邻居家的监控录像拍到了最后的画面,时间被定格在当天上午10时59分。但由于摄像头老化,未能看清抱走孩子人的模样。

看到儿子被偷走,刘利勤夫妇几经崩溃,妻子更是一夜白头,每天以泪洗面。孩子丢失后,各方当即展开寻找,但除了监控中的信息,再没找到一点线索。之后,刘利勤与老家吕梁临县的亲朋好友找了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收获。从此,妻子在家里料理家事,刘利勤在外面寻找孩子。他们的生活发生改变,开始了漫长的寻子路……

“山西寻子哥”的沧桑10年

为了寻找孩子,刘利勤用了各种方法,几乎跑遍了各个地方。从山西到山东、河南、福建等,只要有一点线索,他就马不停蹄地去核实。不到40岁的刘利勤,已是满头白发,饱经沧桑。在寻子的过程中,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负债累累,却因此结识了很多同样丢失孩子的父母。他们一起筹钱买车,把失踪孩子的照片和信息写满车身,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在过去10年中,刘利勤至少做了7次DNA鉴定,却没有一个结果是他想看到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把这些和他做DNA鉴定的孩子的信息保存起来,“希望以后能帮他们找到亲生父母。”

2018年,刘利勤注册了一个叫“山西寻子哥”的直播账号,利用网络直播来寻找孩子。2019年9月,刘利勤在直播时,有好心人为他提供了这样一条线索:在交城县洪相乡安定村,有个孩子特别像刘利勤丢失的儿子。根据以往的经验,刘利勤十分谨慎,没有立即去寻找,而是仔细观察和分析。之后还有三四个人跟他提到了这个地方。刘利勤觉得这是条有用的线索。

随后,刘利勤和其他亲人先后3次来到交城悄悄核实情况。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拍到了一张模糊的照片。第二次,拍到了清晰的照片。刘利勤说,拿到照片后,他通过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的人像比对系统,把儿子1岁和现在的照片进行了比对,相似度得分67.4349。第三次来的时候,刘利勤的弟弟用口香糖悄悄粘取了孩子的几根头发,通过与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的合作检测机构进行DNA比对。

DNA比对结果需要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刘利勤心情焦虑,彻夜难眠。2020年1月1日,DNA比对结果显示,这个孩子就是刘利勤的儿子刘静军。现在,身心俱疲的他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找到孩子后,他立刻打开直播,向所有关注他的网友报平安,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刘利勤不仅利用直播找自己的孩子,还热心帮助其他寻亲的家庭。在2019年一年时间里,他利用直播帮助4个家庭找到了孩子,而第四个,就是他的孩子。

“爸爸,中间这个是我”

刚找到孩子时,刘利勤除了激动以外,还觉得很懵。直到现在,他仍觉得像做梦一样,有一种不真实感。

在接到孩子的当天晚上,刘利勤和儿子住在宾馆。当晚,刘利勤给儿子洗澡,儿子对他说:爸爸,从来没有人这样给我搓背,一点都不疼。刘利勤听了,感到十分心疼。那天晚上,刘利勤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儿子正紧紧地抱着他,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刘利勤介绍,孩子过去10年生活的地方非常穷,孩子刚回来时,浑身脏兮兮的,头发很长,衣服从里到外都是破的。即使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刘利勤也紧紧抱着孩子,一遍又遍地端详,摸摸孩子的耳朵,捏捏孩子的脸,自豪地对记者说,“你看,我儿子的手指都跟我很像。”

刘静军觉得自己长得很像妈妈。刘利勤妻子拿出了儿子两岁时的衣服,衣服叠得整整齐齐。刘利勤的女儿刘静比儿子大两岁。2017年,刘静过12岁生日的时候,说她最大的生日愿望,就是能够找到弟弟。如今,弟弟就在她的身旁。刘静军时不时地叫一声“姐姐”,刘静总是高兴地答应。

刘静军回到家后,指着墙上挂着的全家福,对刘利勤说:“爸爸,中间这个是我。”这张全家福,是儿子丢失那年拍的,照片定格在了10年前一家人幸福的时刻。刘利勤说,孩子回来后,很快适应了这个家,和家人完全没有任何陌生感,他把这归结为骨肉之间剪不断的联系。

“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

再过几天,就是刘利勤40岁生日,他计划到时候要隆重庆祝找回儿子。“我们一家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10年的漫漫寻子路终于走到了终点。

回想起这10年,刘利勤遇到了很多骗子,有时还有人身危险。他在河南找孩子的时候,差点被打。但是,他也遇到了很多好心人,遇到了很多和他一样的人。刘利勤有一本厚厚的文件夹,里面搜集了这10年来他所了解的其他失踪儿童的信息。他翻着文件夹,如数家珍,“这个孩子是大同的,丢了12年了”“这个孩子和我家孩子一样大”等等。

刘利勤觉得自己坚持了10年最终找回孩子,可以给其他寻亲的家庭信心,希望他们不要放弃希望。同时,他也非常感谢这10年来无数好心人的帮助。对于以后的打算,刘利勤坚定地说:“我会继续从事志愿活动,利用直播等方式帮助更多寻亲的家庭。”

刘利勤也想过,找不到孩子该怎么办,但他从来没想过放弃。他指着墙上挂的锦旗,那是他帮一个家庭找到孩子后,人家送的。他说:“哪怕我一辈子都找不到孩子,我希望以后孩子看到我留下的这些,他能知道,爸爸一直在找自己,从来没放弃过。”找回孩子后,刘利勤一家还面临孩子上户、上学等各种问题,但是刘利勤觉得只要找回孩子,什么困难都无所谓了。眼下,刘利勤只想和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我每年都会给儿子准备压岁钱,今年终于可以亲手交给儿子了。”

十年前的一张全家福和姐弟俩的一张合影,一直摆放在床头。

刘静军两岁时穿过的衣服,妈妈一直保留着。

刘利勤抱着孩子,一刻都不舍得离开。

调皮的刘静军和姐姐玩游戏。

刘静军说他和妈妈长的最像,边说边亲了妈妈一口。

一家人能在一起,就是最开心的事。

刘利勤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多年来整理积攒的寻亲材料,一本又一本。

刘静军重回到家人的怀抱,一家人其乐融融。